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创业那点事 门户 查看主题

散文|苏银东《冬天的童话》

发布者: 123456911 | 发布时间: 2023-12-28 11:02| 查看数: 776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作者:苏银东



David Bartus/Photographer

那年,秋天似乎有点耐不住性子,来得特别早。

夏日酷暑,刚刚退出季节的舞台,秋天便迫不及待粉墨登场。一叶知秋。一场凝结着愁绪的绵绵秋雨飘落,一阵挟裹着惆怅的秋风吹过,操场边上一排排高大挺拔的梧桐树,于风雨中摇曳,在瑟缩抖动。满树密匝匝的叶子,一片,一片,随风坠落在地,好似降落了一个个金黄色的梦。

忽然发现,那个季节的况味与色彩,那些在地面上随风沙沙飘逸的落叶,那飘落一地的金色的残梦,像极了你笔下的水墨画,简洁,单调,又略带萧瑟。

记得你曾经说,四季之中你独喜爱秋天,春天缠绵,夏天热烈,冬天又过于清冷肃杀,都不如秋天给予人的味道。你说,秋天的天空,天高云淡,那样辽阔,那样深沉,那样令人心醉神迷。秋天,应该是最具诗情画意的季节吧。置身灿烂如花的秋色中,你不会无动于衷,那些多愁善感的人更不用说了。你说,用心体味秋天感悟秋色,肯定能写出感人肺腑的诗,肯定能绘出动人心魄的画,肯定能放声歌唱对于季节的畅想……

你喃喃着,仿佛陶醉在对于秋天的回忆之中。秋天对于你,就像彼此无话不谈的闺蜜好友,是不可或缺、不可替代的。

因了你这番话,我对秋天这个本不太留意的季节,从此情有独钟,多了份关注与喜爱。

在以后的日子里,盼望秋天等待秋天想象秋天,成了我最大的心事。我也曾多次想过,为什么对秋天这么在意?想了又想,找不到别的原因——若说理由,仅仅因为你的那句话而已。

就在这样的秋天,就在这样一个落叶飘零的午后,我伫立在高三(7)班宽大透明的玻璃窗前,一边感受着秋阳的温暖与炽烈,一边急切盼望你从南方一个遍地是泉的城市,如约来到我们的小城。如约来到我们的小城,和我们相见。和我们相见,畅叙长久未见的离愁别绪。

这种期待,令我异常兴奋,异常急不可待。那种期待,变幻成一只活泼灵动的小鹿,在我心中撞啊撞的,始终使人不得安分。有目标的期待,何尝不是一种不为人知的幸福?

那种涌上心头的幸福,在我胸腔里游走,轻轻地扰着我的思绪,柔弱却强烈。那是忙碌的学习生活里少有的悸动感觉。那种感觉,让一个即将面临毕业的高三学生,彻底复活了。

苏红的《我多想唱》,及时地唱出了我们毕业生的境地:我想唱歌可不敢唱,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,高三了还有闲情唱,妈妈听见准会这么讲……

就在这样近乎压抑、窒息的高考前夕,你毅然决然去了泉城,去寻找自己心底的梦想。而大多数的同学,留在小城一隅的校园里,拼命或假装拼命,迎接“黑色七月”的到来……

我不知道,南方的那座城市,是否也在上演着如同家乡一样的初秋的童话?是否也是满山红遍、层林尽染的美景?我只知道,不久前你来信说,你要趁学校放假,来看望小城,和小城里你的那一群久违的朋友们。

说是久违,其实后来我才想起,应该才一个月的时间吧——1个月,30天,720个小时,4300分钟,那时那地,也可以算是久违了。对于这一点,我感同身受。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,有时感觉慢得不得了,有时又快得令人惊讶。

在你离开这段时间,学习之余,偶有闲暇,我是数着时间的分分秒秒度过的。安静下来,我甚至能听到时光从我心头划过的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。似乎第一次真正体会了什么叫做“度日如年”与“心不在焉”!

校园的夜晚,异常宁静。夜空之上,寂寥的星儿眨着眼睛,晶莹闪烁,像在思考着什么。教室里一窗窗的灯光,镶嵌在黑夜之中,静默着,这让整个校园愈显幽静。透过一扇扇窗户,只见同学们正在上晚自习,有的默读,有的伏案疾书,有的与邻座同学讨论着什么。任课老师踱步辅导的身影,定格映在窗户之上。依然是温馨熟悉的画面。

就是在这个时候,你离开学校一个月后,又重返我们的校园之中。

你的闺蜜好友GZ,将这个消息告诉我时,我正在教室里装模作样地伏案读书。GZ刚说完,看没有老师在,我便飞奔出教室,像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,引来身后伏案学习的同学们一阵唏嘘赞叹——他们肯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?

心如鹿撞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怎么说呢。期待,激动、兴奋,忐忑,似乎都包括在内,似乎又不确定。反正我感觉自己心跳在加速,脸上在发烫,浑身在发热……怀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,我迅步跑到校园里,在学校理化实验室外那片小树林里,我看到了好久未见的你。

你将自行车放在枝桠突兀的梧桐树下。透过树叶照射下来的斑驳的月光,以及路灯下昏黄的灯光,映照出你高挑的身影。我走向你,发现你穿了一件方格格布料的、牛仔蓝的背带裙,如墨的发髻上绾着一只洁白灵动的蝴蝶结。

那蝴蝶结,在月光下、灯光下跳跃着,如同远处琴房里传来的悠扬的歌声。

依然是略带忧郁的眼神,依然透出一种特有的气质。那种气质在清冷月光下,在覆满树叶的草坪上,在校园静谧的时光里,氤氲扩散开来。

又一次,我迷醉于那种气质之中。

从认识你,你那独具一格叹息般的语气,你那忧悒的神态,你那青春勃发的气息,就让我沦陷其中而不能自拔。

沿着校园那条熟悉的石板路,我们边走边谈。身边有秋虫呢哝,天上有星光眨眼。那夜,柔软清冷的月光洒了一地,我们的说笑声也打破月光的静谧,哗啦啦洒了一地。

校园夜色陪着我们,静静地聆听我们的夜话。

好久没有那样倾心畅谈了,我们的话题也如眼前的月光,扑朔不定,飘荡跳跃。我们谈文学谈绘画谈最近你完成的新诗;我们谈理想谈现实谈明年准备报考哪所大学;我们谈晚点愉快的时光谈晚点时分你唱的《信天游》我唱的《红衣少女》主题歌。你甚至建议我不妨去学音乐特长,也许能踏出一条成功的捷径呢。你感觉我的乐感还行,你说学音乐乐感是最重要的,学音乐之人大多也是五音不全的,不要过分迷信什么音乐天赋之类的东西……

我们俩谈话的那份率真,那份纯净,那份投入,像天边那轮清澈的月亮,或许感染了周围的秋虫和身旁一棵棵高大的白杨树。它们,也停止了聒噪与热闹,与星光月光一起静听我们的秋夜谈话。

夜色渐浓。一股浓郁的青草野花的芬芳,弥漫在我们周围,像汹涌的海浪一拨拨包抄上来。漫步花香中,我们彻底陶醉了。

好醉人的秋夜啊。在以后的时光里,不管隔了多么久,不论顺境逆境,只要回想起那夜我俩的谈话,谈话时那夜的景色,那夜的心情,我总抑制不住怦然心动的感觉。人生匆匆,能有几个那样值得回忆的夜晚?

月儿渐渐西移。许多虫儿啁啾着呢喃着,秋夜的韵味更浓了。东边教学楼上,教室里灯次第灭了,只剩下惯于开夜车的“书虫”留下的几点微弱灯光,让夜更增添了几分神秘与幽幽诗意。

我俩已经从西边操场草坪上,漫步到中间柏油路上来。柏油路两旁,高大的梧桐树的叶子,早已飘零殆尽,只剩下粗壮的枝桠,在浓浓夜色中伸展着,与星星月亮在对视。

凉风渐起,爽快而惬意。爽朗的月光下,你轻轻握住我的手,轻轻地说,当冬雪覆盖校园的时候,我会再次踏歌而来,与你相逢。

青春的力量,在你清澈如水的眼中激荡。

青春的力量,在我深情似水的眼眸流淌。

双眸相对,青春的羞涩,青春的欢畅,青春的梦想,早已印证并铭记了那个别样的秋夜,秋夜的别样。

你离开后,冬季来了。风与雪如约而至,装点着冬的萧瑟与寒冷。漫长难熬的冬季,充满了长久而热切的等待。有所等待,等待久了,便成了一种无言的幸福。每一个日子,分分秒秒写满了期盼。那种心底鼓囊囊的期盼,充盈着忙碌的每一天,让我真切感受到萧瑟的北风,有时也是一道迷人的风景。

那时,校园里正流行齐秦的《大约在冬季》:

你问我何时归故里

我也轻声地问自己

不是在此时

不知在何时

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……

这首来自海峡对岸台湾的歌曲,赋予了我极大的慰藉。“相约在冬季”的承诺,给了我耐心等待的理由,也给了我期待的希望与愉快。有时我在想,那个棕色皮肤、黑发微卷、有着天生嘶哑嗓音的歌星齐秦,也应该有着在漫漫冬季里等待一个人的体验吧,不然何以唱出那样深情的感慨?!

那年冬天,晶莹的雪花准时飘落校园,洋洋洒洒,落满我的思绪,落满我的等待,落满我无尽的期冀。雪花如约到来,你却没有如期而至。我原本以为,雪花的脚步就是你归来的脚步,我早已把你想象成一朵晶莹美丽的雪花,轻盈地,优雅地,悄悄地从天空缓缓飘落……等而不见,那种焦急、失落与怅惘,与我的等待一样热烈深刻!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每每到了冬天,我都盼望美丽的雪花光顾人间。一片片雪花,像纯美的天使,诗意般飘洒在早晨黄昏,大地屋顶,以及我焦灼期待的心上。朵朵雪花,绽放的雪花,编织无数关于你我的故事,关于你我的梦。

而眼下,又是冬天。

晶莹的天使如约而至,再次光顾这个世界,把世界装扮成银装素裹的童话。眼前的雪花,一朵朵,一片片,似曾相识,她多像我记忆深处的那些雪花啊。“冬季再见面”的期盼之花,再次饱满盛开,绚丽了这个季节。

茫茫雪野之中,我依稀看到你,扎着雪花般蝴蝶结的你,嫣然微笑着,迤逦而来,且歌且行……

作家简介

苏银东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、无棣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。文学作品散见于《中华诗词选刊》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《诗选刊》《前卫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当代散文》《齐鲁晚报》等。著有散文集“炊烟三部曲”《又见炊烟》《梦里炊烟》《炊烟依依》,报告文学集《回眸》等。



壹点号一点写作课

新闻线索报料通道: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,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齐鲁壹点”,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最新评论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创业那点事 ( 湘ICP备17022177号-2 )

GMT+8, 2024-7-21 01:13 , Processed in 0.20172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